8月11日,中山商报刊载对孚道合伙人许勇律师的专访文章《许勇:骨子里的一份热爱和追求》

时间: 2015-08-14      点击数: 2193

         2015年8月11日,中山商报《中山律师故事》专栏刊载对孚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勇律师的专访文章《许勇:骨子里的一份热爱和追求》(有删节),文章记录了许勇律师作为法律人的心路历程和对法律职业的理解。


  文章全文如下:
一张书桌、一台电脑、一个书柜、一张沙发,这几乎就构成了许勇办公室的全部,有时甚好的阳光会洒进来点缀一番,让原本简洁明了的空间更加温暖舒适。这种简单的风格,也体现在许勇身上。但一名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的成长路怎会也如此简单。从非法律专业到法律专业、从本科到研究生、从教师到律师……一路走来,感触颇多,就如许勇说的那般,一名律师对法律的热爱和对法治的追求应该是深入骨子里的。
 
现实与理想的偏差
许勇高中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政法工作者,但是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却与法律专业失之交臂。由于当时高考政策的原因,高考后的许勇开始自己估分,这里扣几分那里扣几分,许勇看着估出来的分数,不禁有点失落,“当时看着那个分数估计也报不了什么好大学,所以我连志愿都没有填。”许勇说,他的志愿还是老师主动填上去的。事实上,许勇的高考分数远比他想象的高,离一本分数线只相差了两分,但也就是这两分,将许勇推向了尴尬的境地。“我被淮北煤炭师范学院(现淮北师范大学)外语系录取了。有见识的人建议我去复读,考个更好的学校。但毕竟我考上的又是本科不是专科啊,而且当时家里经济条件也困难。”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许勇决定还是去读吧。
虽身处外语系,但许勇仍有一颗法律的心,大一他便拿起法学书自学了起来。众所周知,循序渐进是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学习、工作亦是如此,但是许勇却告诉记者,他一开始看的书并不是法学基础类书籍,而是国际法,“想把英语与法学结合起来,做一名外交官。”不过现实远不如理想丰满,虽然许勇决定为考取研究生进行系统性的学习,并且报考了外教学院的国际法专业,但是结果却差强人意:没有进入外交学院的面试范围,由于家庭因素未填写第二志愿西北政法大学的自费生入学确认书。于是在1998年,许勇站上了讲台,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
5年过后,许勇“闲”不住了,“做老师太安逸,想要厚积薄发一次。”这一次,许勇考取了中山大学法学院研究生,重新回到了大学校园。许勇的坚持,令他离梦想更近了一步,也许那个关于外交官的梦已远去,但是那条律师之路仍在脚下。2013年中山市优秀律师、2014年优秀青年律师、2014年构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先进律师……这些荣誉,便是许勇在这条路上收获的幸福与快乐。
 
选对行亦要做对事
当许勇还是一名研究生的时候,他曾到学校的职业测试中心进行过测试,“结果显示,最适合我的职业就是做律师。不过无论结果怎样,我从进中大的第一天就已经决定做律师了。”诚然,严谨的思维、敏锐的观察力与准确的判断力是律师所具备的必不可少的能力,但许勇认为,比这些更加重要的是性格与行业的匹配程度。所以,与其花费大量时间培养能力去适应一个行业,选对职业却往往会让接下来的路更加顺畅,“很多老板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人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选出来的’,”许勇认为,能力是需要培养,但必须根据你的性格特点来培养。
为了确保选对人,许勇作为孚道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主抓事务所的人事管理,“每次进行新人培训时,我都会跟他们说,拿到了法律职业资格证只是说明已经具备了从事律师行业的专业能力,但要做一名律师最关键的还是要具备良好地沟通能力。”许勇如是说道,律师的工作对象是人而不是物,要实现专业能力向服务能力的转变,就必须具有敏锐的沟通意识和诚恳的沟通态度,掌握必要的沟通技巧。为什么有人第一次就能获得客户信赖,但有些人说得天花乱坠却被当成“大忽悠”呢?许勇解释说,这还关乎一个人的品性与职业道德,“如果一个人的职业道德没有问题,专业技能没有问题,那么做得好不好就要看沟通能力了。”
究竟什么才是律师应该遵循的职业道德呢?“当下的主流观点是,律师的职责是法律框架内实现当事人利益的最大化,律师职业道德的核心是不能违背当事人的利益。”那如果当事人的利益与普通民众所理解的公平、正义相冲突的话,律师是选择的是当事人的利益还是公平正义?“除非不选择普通民众所追求的公平正义会马上严重危及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否则律师应当忠于你当事人的利益,”许勇举例说,“如果检察院告你的当事人涉嫌诈骗罪,而你的当事人告诉你他还涉嫌盗窃罪,从公平正义的角度,我应该要去公安机关揭发他,但是辩护律师是要帮他减轻罪刑甚至脱罪的,如果告发他那就违背了我的职业道德。但如果说,他还是一名恐怖组织的成员并正在策划恐怖袭击,这就涉及到紧迫的公共利益,我就可以去揭发他,否则正常情况下我是没有资格去检举揭发我的当事人的。”
近8年的律师生涯,许勇一直将职业道德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作为律师,不能失去自己的本色,不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能拍胸脯打包票变成大忽悠。”正因如此,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他不会为了得到案子或项目而忽视当事人的知情权,抹杀潜在风险。恪守原则,他依旧不变。
出于对法律本能一般得热爱,许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者。律师工作的专业性非常强,虽然客户对律师工作质量的评价能力很低,但是许勇坚决拒绝60分万岁的工作标准,如果能够做到100分,那么99分就是不及格。为了制定一个诉讼方案,他可以带领团队彻夜加班,像绣花一样一丝不苟地梳理和钻研事实和法律上的每一个细节。“律师犯框架性的错误并不常见,关键是细节,细节决定成败,不论是诉讼案件还是非诉讼项目。”也正是因为这种钻研精神,同事们碰到疑难问题,总是热衷于找许勇讨论,甚至有同行戏称他为律师的法律顾问。许勇为自己的完美主义付出了大量的工作时间,但是从来没有感到这种付出是不值得的,他认为时间的付出本来就是生命演进的基本方式,与其得过且过,不如灿烂如花。
 
积极参与行业事务
习近平主席上任以来的一系列的举措,成为了进一步加强司法独立性,进行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推力,“目前在政治体制改革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司法改革。”在过去,虽然法院在宪法上是独立于政府的,但体制上,法院的人、财、物却由当地政府给予。若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违法行政或者不作为,民众很难期待法院在判决的时候有一个公正的立场。通过业界不断地呼吁,司法独立改革现已逐渐深化,“最理想的模式就是像海关一样进行垂直管理,即当地法院与当地政府毫无关系,”许勇说,“去年,这种模式已经进行省试点了,广东省是试点之一。现在,广东省各法院的人、财、物都应当是省高院说了算,但省高院本身的人、财、物又来自广东省本身。也就是说,垂直管理只是从基层法院到了省高院,并没有到达最高院。”不过,许勇相信这种垂直管理只是暂时的折中方案,在未来,法治一定会更加完善和彻底。
对宏观上的司法改革,许勇也许爱莫能助,但只要是对行业有意义的事情,许勇义不容辞。积极参加构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开发公共法律服务产品,响应省厅、省律协的号召,编写普法课件;参加中山市青少年法律顾问团、第二届广东省工会法律服务律师团中山分团,积极为青少年和市总工会提供公共法律服务;担任市检察院检察工作联络员、市律协民商委副主任,为法治点滴和行业发展建言献策……“能多参加就多参加。”他正以微薄之力,为这个行业注入活力,为法治梦想添砖加瓦。
针对司考大军和新晋法律人,许勇向“新鲜血液”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点是要做好职业规划,检讨一下自己的志趣是否适合法律职业。第二点要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宁静而略显单调的,还是丰富而略显烦乱的,是“修身齐家”型的,还是“治国平天下”型的。“解决好人与自己内心的关系,才能解决人与生活的关系,反过来才能解决职业规划等一系列问题。”


【 打印本页 】  【 点击返回 】

Copyright 2005-2015 广东孚道律师事务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建站单位: 腾宁科技 最优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