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道说法丨2019年度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知识产权类案件大数据报告

时间: 2020-05-06      点击数: 159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广东省内下列第一审案件实行跨区域管辖:“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和行政案件,以及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孚道知识产权团队已于2020年4月3日就中山市2019年度知识产权案件通过大数据报告进行梳理及分析。为更全面了解2019年度中山市知识产权案件的情况,现就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案件进行大数据分析。孚道知识产权团队运用裁判文书网大数据检索,获取了2019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案件的313份裁判文书,其中判决125份,裁定187份,其他文书(决定、调解、通知)1份。

  团队成员从案件数量、案由、行业、程序、裁判结果、律师参与率等方面,对313份裁判文书进行了数据分类整理,经分析、归纳形成本报告。希望通过数据,掌握知识产权案件裁判趋向,为客户提供更加专业、有效的知识产权服务。

  一、案件整体数量分析
  从上图可以看出,2019年度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较多集中在3、4、5、6、7月份,其余月份案件数量较少但相对均衡,整体来看数量变化较大。由于知识产权案件容易形成系列侵权维权案件,在2019年度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周某某侵害外观设计专利纠纷系列案件达到了18件,审理的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专利权纠纷系列案件(包含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纠纷)为14件,审理张某某专利权纠纷系列案件(包含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纠纷)为13件,以上三个当事人案件占了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范围内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的14.38%。

  二、知识产权案件案由分析
  由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是中山市相关的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和行政案件,以及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故上图的案由分类情况已反映出该情况: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专属管辖、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为292件,占比达97.01%,占据知识产权案件的绝对多数。

  三、知识产权案件行业分布
  从上图的案件行业分布情况可以看到,知识产权纠纷当前的行业分布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这三个行业,占比近90%。以上行业如家具、灯饰等是专利权类纠纷案件高发区,中山市作为一个制造业与批发零售业相对发达的城市,随着权利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提高,以上行业也面临越来越大的侵权风险,企业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需要更加审慎,提高依法经营的意识。

  四、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程序及审限

  程序分析
  从上面的程序分类统计可以得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的审理程序分布状况,其中一审案件有300件,二审案件有12件,二审案件数量较少的原因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管辖范围密切相关。由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二审程序案件为当事人对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市的基层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著作权、商标、技术合同、不正当竞争等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判决、裁定提起的上诉案件,故其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二审案件仅为广州市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前述上诉案件。该类案件基数较小,要么因法律规定的管辖地为广州市法院,要么因当事人约定的管辖地为广州市法院,二审才会落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管辖范围内。

  审判期限
  通过对审理期限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每一知识产权纠纷案的平均审理时间为178天,具体的审理时间多处在30天以内以及在180-365天的区间内,两极分化比较明显。这主要是因为一部分知识产权案件可达成调解的概率较高,可在短时间内予以解决;一部分知识产权案件专业性相对较强,需要专业的律师以及相关机构介入,有一定的审理难度,故案件审理期限较长。

  五、知识产权案件裁判结果
一审裁判结果
二审裁判结果
  通过对一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知识产权案件撤回起诉的有174件,占比为58%,该比例明显高于一般民事案件撤回起诉的比例,说明知识产权类案件达成和解的概率较高;案件一审裁判结果全部/部分支持的有99件,占比为33%,占正常开庭审理案件的79.2%,说明知识产权类案件胜诉率较高,这得益于知识产权维权的司法环境越来越好。

  另由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二审民事和行政案件为当事人对广州市基层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著作权、商标、技术合同、不正当竞争等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判决、裁定提起的上诉案件,而中山市相关的前述知识产权上诉案件多数是由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故2019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数量不多,共仅12件。其中维持原判的为6件,占比达50.00%,这一比例与普通民事案件的维持原判的比例接近;改判的有3件,占比为25.00%。总体来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的裁判稳定性较强。

  六、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标的额分析

  通过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标的额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标的额为50万元以下的案件数量最多,有288件,占比达到了94.42%,这客观上反应了当前知识产权类案件赔偿额度仍旧偏低。虽然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在逐年加大,但当前对知识产权侵权者的惩罚力度还欠佳,侵权的成本还不够高。但相信随着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引入、国家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以及权利人权利保护意识的加强,未来制约知识产权类案件的取证难、赔偿低、维权难的情况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另外,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中超过50万的案件有17件,其中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7件,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6件,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3件,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1件,说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的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标的额较大的集中发生在外观设计及实用新型专利的侵权案件中。

  七、律师代理情况
  就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中山市相关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原告或上诉人委托律师介入的案件数量为281件,占比达到了89.78%,远高于一般的民事案件,说明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取证、庭审专业性均较强。同时,随着公民维权意识的提升,律师专业服务能力的增强,更多当事人在知识产权纠纷中愿意委托律师来代理诉讼案件,律师在争议解决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此外,律师及早介入,可以有效减少诉累,化解争端,在诉讼中取得先机。

  八、律师建议

  结合本报告中的案件裁判结果以及律师代理的情况可知,由于知识产权类案件专业性较高,故需律师提供参与程度深、时间长、范围大的非诉及诉讼法律服务,方可达到当事人的相关要求,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结合孚道知识产权团队此前发布的中山市2019年度知识产权案件大数据报告可知,人们的权利保护意识越来越强,国家对知产侵权打击力度的越来越大,知识产权的维权越来越普遍,构建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体系越来越重要。因此,在发生侵权纠纷之前通过有效的权利保护措施、侵权产品排查手段,以及在发生侵权纠纷前期通过协商、和解的方式予以处理,不仅可将知识产权纠纷对各方的影响降至较低的水平,亦可最大程度地贴合各方的利益需求。

  特别说明:本报告系基于裁判文书网案例检索的数据进行整理与分析,由于数据样本可能存在误差,报告中的分析结论不可避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仅供读者参考。且该分析结论不代表本所律师对于某具体案件的法律意见,具体案件的处理须咨询律师寻求有针对性的专业意见。


【 打印本页 】  【 点击返回 】

Copyright 2005-2015 广东孚道律师事务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建站单位: 腾宁科技 最优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