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道动态

尽我所能 不负信赖

孚道说法丨对王者荣耀提起公益诉讼,是“公益”还是“噱头”?

2021/06/10
235

来源:孚道律师 邓景文


六一当天,一则关于“北京一社会组织就‘王者荣耀’对腾讯公司提起公益诉讼”的新闻冲上了微博热搜,引发了游戏玩家和网友的广泛讨论,有人表示支持,也有人表示质疑。正在吃瓜的你,是否真的了解民事公益诉讼呢?让小编来带大家了解一下吧。

一、我国民事公益诉讼制度的立法沿革

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正,增加了第五十五条“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确定了公益诉讼的法律依据。

紧接着,2013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正,第三十七条增加了消费者协会“就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支持受损害的消费者提起诉讼或者依照本法提起诉讼”的公益性职责。2014年《环境保护法》修订,增加第五十八条,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两部法律对提起公益诉讼的“有关组织”进行了明确规定,自此,公益诉讼真正意义上具有了可操作性。

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又分别在2015年和2016年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消费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规定。

2017年《民事诉讼法》修正,增加了第五十五条第二款“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破坏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在没有前款规定的机关和组织或者前款规定的机关和组织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正式授权检察院在必要的时候,对特定领域的损害公共利益行为直接提起公益诉讼。

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增加了第一百零六条“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相关组织和个人未代为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可以督促、支持其提起诉讼;涉及公共利益的,人民检察院有权提起公益诉讼”,追加授予了检察院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提起公益诉讼权利。

二、社会组织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是“公益”还是“噱头”?

值得注意的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一百零六条前半部分规定的“相关组织和个人未代为提起诉讼,人民检察院可以督促、支持其提起诉讼”只是指“代为提起诉讼”,与后半部分检察院有权提起公益诉讼并不是相同的概念。

“代为提起诉讼”源自《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七条“无诉讼行为能力人由他的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的规定,换言之,这里规定的“代为提起诉讼”是指在具体的未成年人权益受到损害,而该未成年人又不具备诉讼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监护人或者具有监护职责的组织代为提起诉讼,归根结底还是属于私益诉讼。这与后半部分检察院为了维护公共利益而提起公益诉讼的情况并不相同。公益诉讼和私益诉讼的最本质的区别是前者因公共利益受损而起,后者因个体利益受损而起。可见,就文义理解,该规定仅授予了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利,并不包括社会组织。

另外,参考最先建立公益诉讼制度的消费和环保两个领域,有权提起消费公益诉讼的是具有专门法定职责的消费者协会,有权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需要同时满足“在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两个条件,可见有权提起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是具有一定门槛的,否则无法确保其能够有效地维护公共利益。本次《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一百零六条既没有指定特定社会组织,也没有规定社会组织需要符合的具体条件,如果理解为赋予了任意未成年人社会保护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利,那这种“零门槛”的规定是不符合立法惯例以及有效维护公共利益的立法目的的。因此,哪些社会组织可以提起未成年人公益诉讼,尚需相关立法机构或最高人民法院予以明确。

所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王者荣耀”侵犯不特定的未成年人权益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虽然符合公益诉讼的基本特征,但该中心是否具有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尚值得商榷,法院是否会裁定不予受理或者以主体不适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亦是未知。

当然,公益诉讼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如果通过司法审判等更有效的途径,能够解决当前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不能自拔的问题,也是再好不过的。让我们继续关注案件的走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