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勇律师在全市律师诚信建设会议上做主题发言

时间: 2015-08-31      点击数: 2104

        

  

 2015年7月24日下午,中山市司法局和中山市律师协会联合召开全市深化律师队伍诚信建设专项工作会议,司法局李庆局长做了重要讲话,强调了深化律师队伍诚信建设的重要性和具体方案。孚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勇律师作为优秀律师代表做了题为《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快乐执业》的主题发言。


以下是许勇律师的发言稿: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

下午好!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快乐执业》。一说到道德,很多人觉得比较空泛,道德是什么?道德是内心的一种约束,它和法律不一样,法律是约束行为的,而道德是约束人们自己的内心的,而内心是不能被人一眼看到的,所以说大家觉得比较空泛。但是我觉得律师的职业道德一点都不空泛。

    孔子说,“三人行必要我师”,但是我在跟我们的客户培训的时候经常说,“一人行必有三师”。哪三师呢?那就是老师、医师和律师。老师帮我们解决心灵问题,启迪我们的心灵,医师负责呵护我们的身体和生理,而律师帮我们干什么?律师帮我们调整和救济已经破坏的社会关系。那么这三师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说如果他不尽职尽责的话,他的服务对象,比如说小学生、病人和我们的当事人,他们对于我们的服务水平和是否尽职是没有判断能力的。如果说我们(律师)不尽职尽责的话,那么导致的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所以我们觉得职业道德,特别我刚才说的三师的职业道德,一点也不空泛,这也体现在我们这三个行业的管理方面。如果说我们这三个行业(的从业人员)违反了职业道德,是可以处罚的,它是具有一定的强制性的。刚才王主任[1]公布了一些(律师违规被处罚的)例子,(违反职业道德)轻的可以进行行业处分,重的可以进行行政处罚,像我们执业律师,最严重的(主管机关)可以吊销我们的执照,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对于律师来讲,职业道德的核心是什么?这个问题在理论界和实务界争论很大,无非是两派观点,第一派观点,认为律师职业道德是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中心的,而另一派观点认为律师的职业道德是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为核心的。这两个观点各有千秋,但是主流观点认为律师职业道德的核心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可以举些例子,比如说,如果我们担任辩护人,除非在极端的情形下,一般我们是不可以检举揭发犯罪嫌疑人的。除非哪些极端情形呢?比如说你如果不检举揭发他(犯罪嫌疑人),将会对社会公共利益[2]或者对他人人身安全,导致马上就要发生的而且是严重的损害,这种情况下我们才可以去检举揭发他。我们在代理民事案件的时候,一样的道理。律师应当遵循的是客观的事实还是法律的事实,现在应该是没有争议了,律师所遵循的是法律事实。在代理民事案件的过程中,如果对方提出了一个观点,即使作为律师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但是对方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事实,我们作为代理律师是承认好呢还是不承认的好?显然是不能承认的,否则就违背了职业道德,如果要承认也要当事人自己承认。如果说我们可以随意的检举揭发我们的辩护对象,或者随意承认我们不应该承认的事实,会导致一个什么结果呢?会导致当事人或犯罪嫌疑人不可能再信任律师,不可能对律师畅所欲言,导致律师信息不对称。所谓打官司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连自己的东西和当事人都不了解,怎么去帮别人打官司?这就等于从根本上废除了律师代理和律师辩护制度,因此律师的职业道德,最核心的是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从这个角度出发,结合我自己的执业感受,我认为如果我们律师要恪守职业道德,有以下几点至少要能够守住底线:

    第一点,提出服务方案和诉讼方案时,出发点应当是当事人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律师利益的最大化。比如说,有些案件核心的证据都不具备,为了赚到律师费而忽悠当事人去起诉,这是非常不应该的。或者说,有的合同约定违约金每一天千分之二,这是天文数字,按照千分之二的违约金去起诉,一点都不靠谱,虽然按照这个标的额律师能够收到大额的律师费,但是我们扪心自问,自己的良心能不能过得去。所以说,我们制定诉讼方案的时候,核心应当是当事人的利益,而不是律师的利益。

    第二点,不应向当事人提供胜诉的承诺。这是个底线,但是这个问题也是经常让大家纠结的。当事人经常会问,这个案子大概胜诉的把握有多少,你能不能帮我打个包票,不然话我真的不放心把这个案子委托给你。那么我会告诉他,打包票不可能,铁板钉钉的事情是不存在的,要是让我打包票,我就违反了职业道德。如果因为我不能打包票,你不再委托我,没有问题,市场上大把律师。那么我们律师为什么不能打包票呢?因为法律是一门实践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科学可以通过一定的逻辑推演,得到一个相对唯一的结果,而法律(问题)在经过司法机关作出最终的认定之前,结果不是唯一的,是多元的。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法治环境还不是很好,法律之外的因素随时有可能干扰案件或非诉讼项目的走向。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打包票,将会把当事人的期望值提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万一做不到,你失去的不是这一个客户,而是这个客户所处的那一片森林所有的客户。

    第三点,要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和方向性的战略决策权。我们去看病的时候,会索要病历,会告诉医生要保障我们的知情权,一样的道理,我们作为执业律师,我们也是信息优势方,要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最重要的一个保障当事人知情权的方式就是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这个案子或项目面临着哪些风险,明确告诉当事人,最终要不要采取法律手段,让当事人自己去权衡。如果我们一时鬼迷心窍,为了接到这个案子,为了表示我们有信心,我们把这些风险暂时地隐瞒起来,他可能会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们做,但是当事人对我们的期望值也是非常高的,万一做不到,还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你不是失去了一个客户,而是失去了一片森林。

    第四点,律师可以适度营销,但是不能虚假宣传。如果当事人委托你一个事务,而这个事务你非常陌生,在你的团队里面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律师进行合作,这个时候不能光看律师费,你要勇于说NO,我不接,我做不了,千万不要自吹自擂。另外,我在我们团队内部培训时也经常说,不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着对方高大上,你也跟着说高大上,看着对方一身江湖习气,你也说黑白两道可以通吃。这样的话,你就失去了自己的本色。每一个人的风格都有他的优势,你能按照自己的本色呈现给当事人,把跟你投缘的当事人聚拢在你的周围,你的业务已经做不完了,何必费这么多心思撒一个谎,再用一百谎来圆呢?多累啊!

    第五点,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不能逾越法律的框架。比如说,不能做虚假诉讼。以前做虚假诉讼可能就是个违规违纪(的行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上周最高院刚刚颁布了一个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司法解释,如果明知道是虚假诉讼仍然去做(代理)的话,这可能就导致另外一个判决无法执行,或者执行力度变小,这样我们律师就变成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那么你500万的执业牌照就没有了。我经常跟我们的同事讲,违法的风险不值得冒,你的执业证好歹也价值500万吧,何必要去冒这样的风险呢?按照我们中山市律师的平均收入,500万(收入)也就是10年的问题吧,或者更长一些,但是至少也价值500万吧。

    说到不能逾越法律的框架,还有一点,最近一段时间炒的沸沸扬扬,就是律师借助媒体力量的时候发生了偏差。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律师能不能借助媒体的力量?坦率地讲,如果一个律师被绑在法院门口,五花大绑,被痛打了一顿,或者说当事人的基本权利在法庭都不能实现,这个时候媒体能不能介入进来?当然可以了,媒体可以监督任何东西,但是我们律师要非常地警惕,千万不能无事生非地去绑架媒体。即使实事求是地面对媒体,也要非常谨慎,为什么呢?媒体奉行的是眼球经济和影响力,而我们律师奉行的是专业的力量和解决问题的实际效果,价值取向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说和媒体接触的时候,或者“触电”的时候,真得要非常谨慎,要三思而后行。

    我刚才说的几点,归结起来就一点,不要把当事人当傻瓜,中山的律师圈子很小,中山当事人的圈子也很小,你一朝把他当傻瓜,他哪一天万一觉醒,万一咨询了别的律师,那么你的口碑和形象,在他的那一片森林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还有一点,我们作为律师,最基本的素养是专业,如果我们整天不学习,无所事事,随便出方案,你就是把我前面说的那几点做得非常好,那也不是恪守律师的职业道德。你连一个医生的基本专业素养都没有,还去帮别人看病,还说什么医德高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律师是一个典型的精英群体,同学校友遍布权力机关,绝大部分律师都能洁身自好,当然也有些律师与这些同学师兄弟互相“勾兑”,“共享繁华”,但是绝大部分律师没有这么做,甚至在法庭上为了当事人的利益去“死磕”。这就是所谓的“死磕派”,死磕法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死磕其他的方面可能就会产生问题。那么律师为什么为了别人的利益可以这么执着,因为他们选择的是快乐,只有诚信执业、恪守职业道德,才能最终找到实实在在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快乐。

祝愿我还有在座的大家在执业的过程中都能找到真正的快乐!谢谢大家!(本文由何胜兰根据许勇律师的发言进行整理,稍有删节)

[1]指中山市司法局政治处王鲁宾主任。

[2]经与许勇律师本人核实,此处口误,应为公共安全。

 


【 打印本页 】  【 点击返回 】

Copyright 2005-2015 广东孚道律师事务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建站单位: 腾宁科技 最优网络